为您推荐

推理综艺《明星大侦探》争气 打破续集魔咒

作者:新浪娱乐发布时间:2018-11-16 13:34:28分类:娱乐新闻    浏览量:4次
Justin黄明昊穿校服化身Justin黄明昊穿校服化身

  本文原载北京日报,原标题《推理综艺争气,打破续集魔咒》

  豆瓣开分9.5分,不出意外的话,2018年度国产综艺最高分的桂冠就要花落开播不久的《明星大侦探》第四季。在电视综艺普遍受困于“综N代”的收视魔咒之时,一档已经做了四年的网综不仅打破了续集难做的惯性,而且始终尝试创新,实属不易。

  最高评分9.7分 剧本越来越丰富

  根据《明星大侦探》(简称“明侦”)的设定,节目中每期会有六位明星嘉宾出席,扮演不同的人物角色,他们中有一个侦探、一个凶手和四个嫌疑人,并同处于一个固定空间。他们要共同面对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并需要通过搜集证据和推理找出真正的凶手。根据节目设定,整个过程中只有凶手一人可以说谎,为了隐藏身份会选择嫁祸他人,洗脱自己的嫌疑。

  这种节目形态像极了线下不少桌游会玩到的“剧本杀”,也是之前“狼人杀”和“天黑了,请闭眼”等推理类游戏的变体。从“明侦”第一季开始,各种侦探小说、悬疑故事和推理类影视都是剧本故事的灵感来源。以刚播出的本季第一期节目为例,明星们在破解连环杀人案时,却发现时空的逆转和无序的混乱,节目中的线索也暗示了众人可能是生活在梦境中。这种类似于《盗梦空间》的设定,让这集推理的难度提升,也被不少观众惊呼“烧脑”和“看不懂”。整个连环案件一共用了四期节目才完整解谜,也再次刷新了“明侦”的节目长度。

  “节目做到第四季,肯定是需要做一些创新和提升的。”第四季总导演何舒透露,第三季第一期播出时,“明侦”的开分是9.7分,而第一季、第二季如今在豆瓣的评分也依然在9分以上,这种观众累积的口碑,既是动力也是压力。观众会发现节目中的故事变得越来越复杂,实景拍摄也比棚拍提升了真实感,对参演的明星来说,在真实的场景里搜证和推理,显然也增加了代入感。

  剧本反复推演  拍摄前基本零漏洞

  “明侦”之所以能够在国产综艺里拿到高分,也和严密的故事逻辑、真实的道具还原以及表现精彩的明星嘉宾有着直接关联。前三季最受粉丝追捧的“恐怖童谣”,被称为三季以来的“巅峰案件”,推理剧情里经典的“暴风雪山庄”模式被运用在剧情里,又增加了铺垫恐怖气息的童谣,直到如今都被不少粉丝感叹“被童谣支配的恐惧”。

  《明星大侦探》的模式来自于韩国综艺《犯罪现场》,尽管出品方芒果TV从韩国方买了版权,但因为节目是剧情推理类综艺,原版播出过的故事无法在中国版里复制使用。何舒透露,节目在做第一季时,韩国综艺团队的编剧和导演会来做现场指导,导演组在学习了编剧和拍摄的核心方法论后,韩方团队离开,导演组还是得靠自己的团队去做故事和设计剧情。

  据介绍,每个剧本都要经历“提案-写故事-拆分人物对应逻辑链-攻防演习”一套完整的流程。剧本不仅需要核心团队超过八成以上的人都接受故事设定,同时会由推理小说家、推理杂志主编等业内人士进行验证。剧本完成后,导演组会把剧本变成“剧本杀”玩一次,同时邀请全国各地的热心观众、媒体人和电视台同事来现场试玩。“经过大神们试玩后,就很少再有BUG(指逻辑漏洞)出现。”何舒说,这种严密的剧本测试是团队始终坚持的方法,保证节目在播出后不会被观众挑刺。

  此外,能让《明星大侦探》在网综中得到高评价,还离不开节目中的价值观引导。以最新播出的“走出无名岛”为例,这次的连环案件肇始于一位自媒体达人“甄相帝”的离奇被杀,但剧情推理到最后,甄相帝之死背后牵涉的是以其为首的所谓正义联盟,在网络上以键盘侠的身份颠倒黑白、搬弄是非,节目主题直指如今的网络暴力现象。“将价值观的表述巧妙地融入剧情中,不说教,却很有启发”,是“明侦”粉丝在节目评论中的总结。

  网播有时长保证 推理综艺专业门槛高

  《明星大侦探》自第一季在芒果TV首播以来,一直以网综的形式更新。今年6月,由原班人马打造的《我是大侦探》曾经登陆过湖南卫视,从网播节目变成了电视综艺。可惜的是,《我是大侦探》并没有收获与“明侦”一样的口碑,这次网转台也留下了不少经验教训。

  何舒透露,从导演组的角度讲,台综其实在故事和制作上并不逊色,但作为一档推理类综艺,节目的时长限制了能够展示的细节丰富程度以及故事的展开程度。“台综一期节目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但网综就可以做三期、四期来讲一个案件。”在她看来,作为一档细节丰富又在案情上十分烧脑的节目,很多观众在看网综时会反复拖拽鼠标、重新回看研究细节,但电视节目不允许这样操作。“你不可能要求电视观众始终坐在电视机前,但推理节目一旦错过了证据的发现和细节推理,就容易跟不上剧情。”

  这次不算太成功的实验,让导演组更加相信“明侦”独特的网络属性。同时,何舒也直言,推理综艺本身在制作上也有专业门槛,市场上也先后有其他平台尝试过这个类型,但失败后就没人再做。“我们很珍惜这个节目现在的状态,同时会把自己当做竞争对手,不会懈怠。”她说,只要观众愿意看,他们就会一直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