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推荐

从香克利到弗格森,盘点英国足坛名帅们的退休生活

作者:转载发布时间:2018-11-27 10:20:49分类:西甲联赛    浏览量:4次
旺财体育讯:
过去几十年间,许多世界级球员征战英格兰联赛,也有许多名帅曾在英国执教球队。当这些教练离开球队后,他们都做了些什么?《每日邮报》在下文中总结了八位名帅退休后的生活。
马特-巴斯比爵士(曼联,1945-69年,1970-71年,1972年)
英超联赛
巴斯比爵士在执教曼联期间先后打造了两支伟大球队,其中一支被人们称为“巴斯比宝贝”(The Busby Babes),那支球队中的许多球员在1958年慕尼黑空难中逝世。另一支则在上世纪60年代实力出众,以乔治-贝斯特、丹尼斯-劳和博比-查尔顿为核心,还成了第一支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的英国球队。
巴斯比退休的过程相对漫长,他既不酗酒也没有患老年痴呆,然而在1969年,当60岁的巴斯比退休时,曼联高层曾担心如果他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出现,将会不利于继任者执教球队。
有趣的是巴斯比还是第一位在披头士乐队的歌词中出现的足球人。退休后的他在老特拉福德保留了一间办公室,还得到了一个新职位:总经理。
据前曼联俱乐部总监马丁-爱德华兹(注:爱德华兹后来升任曼联主席,1980年~2002年执掌该俱乐部)透露,曼联听取巴斯比的建议,先后任命了维尔福-麦金尼斯和弗兰克-奥法雷尔担任主教练,但两人都不太成功。
由于巴斯比的“门徒”被解雇,他不得不回到曼联,担任救火教练。不过,自从曼联于1972年底任命汤米-多切蒂担任主教练后,巴斯比就再也没有回到曼联的教练岗位了。
英超联赛
作为对巴斯比为球队所做贡献的一种奖励,曼联将俱乐部商店交给他经营,但巴斯比的家人在后来不得不放弃对商店的控制权,原因是曼联认为它对俱乐部充分实现商业潜力造成了阻碍。还有件事让巴斯比感到沮丧:他的儿子桑迪(Sandy)没有在曼联得到任何权力,而俱乐部主席路易斯-爱德华兹的儿子马丁-爱德华兹后来也成了曼联主席。
但巴斯比仍然与曼联保持着密切联系,经常到现场观看曼联在主场和客场的比赛。巴斯比名气太大,以至于在曼联客场对阵利兹联的一场比赛中,他的座驾在埃兰路球场被一群不太友好的利兹球迷包围了。
退休后,巴斯比继续在距离老特拉福德很近的萨尔(Sale)居住。巴斯比还会加入曼彻斯特的其他社会精英、球员、富商和《加冕街》男演员们的行列,到曼市最热门的夜总会(包括花花公子赌场)游玩。
1986年,另一位苏格兰教练亚历克斯-弗格森被曼联任命为主教练。弗格森很尊敬巴斯比,经常拜访他,与他一起吃饭,还会向巴斯比寻求建议。巴斯比于1994年去世——在逝世前一年(1993年),他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亲眼见证了曼联举起自他退休后的首座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奖杯。
比尔-香克利(卡莱尔联1949-51年,格里姆斯比1951-54年,沃京顿1954-55年,哈德斯菲尔德1956-59年,利物浦1959-74年)
英超联赛
香克利曾带领一支长期征战英格兰第二级别联赛的利物浦成为顶级联赛冠军,还为利物浦后来称霸欧洲打下了基础。
1974年,在利物浦赢得英格兰足总杯冠军后,时年60岁的香克利意外地宣布辞去主教练职务。这一消息令所有利物浦球迷感到震惊。香克利曾坦称,他认为自己在当时退休太早了,他对那个决定感到十分后悔。
由于痴迷于足球,当香克利不再执教球队后,他顿时感觉生活变得空虚。香克利仍是利物浦梅尔伍德训练基地的常客,经常穿着训练服到那儿,而他执教过的球员仍然叫他“老板”。
这种情况令香克利的继任者鲍勃-佩斯利觉得自己的位置很尴尬,因此,时任利物浦俱乐部主席的约翰-史密斯礼貌地要求香克利离球队远一点。香克利对此感到受伤。
上世纪70年代,伟大教练退休后往往没有太多事情可以做。利物浦没有为香克利提供一个在俱乐部的董事会职位。(有人推测,这是利物浦高层对香克利的一种报复,因为香克利在担任主教练时对他们要求太多了。)香克利对俱乐部高管的看法与克拉夫类似,那就是觉得他们一无所知。
香克利只能在一段短暂的时间里在当地电台主持自己的脱口秀节目,偶尔与其他老年人一起踢5人制足球比赛。当利物浦不再欢迎香克利造访,有时他还会到埃弗顿“串门”,在埃弗顿的训练场喝杯茶、聊聊天,甚至指点埃弗顿的年轻球员——不拿任何报酬。
英超联赛
另外,香克利曾为两家距离他家不远的低级别联赛俱乐部担任顾问,分别是特兰米尔流浪者和雷克瑟姆。只要能够填补离开足球后生活中出现的空白,香克利什么都愿意做,包括到当地的体育中心帮忙。
香克利性格随和,很受人们欢迎;在利物浦,香克利的住处距离安菲尔德很近,经常有孩子按他家的门铃,向他索要签名。足球媒体也很喜欢香克利,总是希望从他那里听到什么名言。
1976年,香克利推出自传《香克利:我的故事》,在书中讲述了他的生活和教练生涯。在接受泰晤士电视台采访时,香克利看上去聪明、机警,似乎远远还没有到退休的年纪。
香克利的兄弟死于一次心脏病发作,逝世时年仅53岁。香克利意识到在退休后保持身体健康很重要,所以他锻炼身体,不抽烟酗酒,也很注意饮食健康。“我希望死去的时候也是一个健康的男人。”他说。
不幸的是由于家族遗传的原因,在1981年,香克利同样死于心脏病,享年68岁。香克利在俱乐部的历史地位得到了利物浦的承认——当世界各地的利物浦球迷来到安菲尔德球场,都会到香克利大门朝圣。
阿尔夫-拉姆塞爵士(伊普斯维奇1955-63年,英格兰队1963-74年,伯明翰1977-78年)
英超联赛
拉姆塞爵士是历史上唯一一位率英格兰队赢得世界杯冠军的教练,但你恐怕很难想象,在人生的最后25年里,他长期远离足球运动,只是在1977-78年间执教过伯明翰城六个月,1979-80赛季担任希腊俱乐部帕纳辛奈科斯技术总监。
由于未能带领三狮军团晋级1974年世界杯决赛圈,拉姆塞爵士被英足总解雇。自那之后,除了为某报纸撰写专栏之外,拉姆塞爵士似乎刻意远离足坛。
与前英格兰队长博比-穆尔相仿,拉姆塞爵士觉得自己被英足总背叛了,他在伊普斯维奇过上了隐士般的生活——执教英格兰队前,他曾带领这座小镇的足球俱乐部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在伊普斯维奇,拉姆塞爵士每周都会乘坐火车去伦敦,履行他与媒体的合作义务。
英超联赛
不幸的是,拉姆塞爵士晚年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在1999年去世前只能依靠有限的养老金维持生活。
鲍勃-佩斯利(利物浦1974-83年)
英超联赛
在弗格森之前,鲍勃-佩斯利是英国足坛最成功的主教练,也是历史上第一位带领球队三次夺得欧洲冠军杯冠军的主教练。
佩斯利性格谦逊,曾经担任比尔-香克利的副手,在1983年宣布退休。那一年佩斯利64岁,刚刚带领利物浦夺得了英格兰顶级联赛和联赛杯冠军。为了表达对佩斯利的尊敬,在著名的温布利球场,时任利物浦队长的格雷姆-索内斯请求佩斯利带领球队登台,并举起冠军奖杯。
佩斯利于1996年逝世,由于饱受老年痴呆症困扰,佩斯利在晚年的生活质量不太好。
在离开利物浦后不久,佩斯利收到了一些工作邀约,例如,以色列国家队希望邀请他执教球队。佩斯利礼貌地拒绝了那些邀请。不过在1986年,佩斯利认真地考虑过执教爱尔兰队的机会,原因是利物浦与爱尔兰关系密切。(注:利物浦是英国爱尔兰裔人最多的城市。)
佩斯利接受了爱尔兰足协的面试,但最终输给了杰克-查克顿。
英超联赛
1985年,当利物浦任命菜鸟教练达格利什执教球队时,佩斯利受邀担任顾问,在俱乐部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并加入了董事会。达格利什曾师从佩斯利,所以在新的岗位上,佩斯利的角色更像是一位大使。佩斯利有时会代表俱乐部外出。
1989年初,利物浦在一段时间里战绩不佳,某报纸在一篇文章中(作者并非足球记者)写了佩斯利批评球员的几句话。由于该次事件,佩斯利被认为违反了俱乐部的一项准则,那就是不对外发表对球队的任何意见。
佩斯利被要求参加利物浦的一次董事会会议并辞职。事后回想起来,当时佩斯利之所以一反常态,也许与他的身体状况有关。当佩斯利因身体原因不再担任董事时,为了表彰他带领球队所取得的成就,利物浦任命他为俱乐部副主席。
除了足球之外,佩斯利还对赛马充满激情。与弗格森相仿,佩斯利与赛马运动的许多圈内人成了朋友,包括约克郡的训马师弗兰克-卡尔(佩斯利经常拜访卡尔,并且免费帮忙),以及赛马骑师和训马师弗兰基-杜尔等人。
佩斯利的妻子名叫杰西(Jessie),夫妻俩有三个孩子,7个孙子女。佩斯利的葬礼在距离安菲尔德以南数英里的地方进行,在佩斯利之后执教利物浦的四任主教练(乔-费根、达格利什、索内斯和罗伊-埃文斯)都参加了他的葬礼。
唐-里维(利兹联1961-74年,英格兰1974-77年,阿联酋1977-80年,阿尔纳希尔1980-84年,阿尔阿赫利1984-85年)
英超联赛
唐-里维在阿联酋和埃及执教了8年时间,不过当他重返英格兰时,他也才50多岁。里维并不愿意退休,但自从里维于1977年离开英格兰帅位,与阿联酋签下工作合同的那一天起,他也许就失去了再在英格兰执教球队的机会。
1986年,里维被许多人视为接替阿兰-穆雷利(Alan Mullery),担任女王公园巡游者俱乐部新任主教练的头号人选,不过女王公园巡游者最终选择了吉米-史密斯。里维不得不接受现实:作为一位足球教练,他的职业生涯到头了。
后来里维移居妻子的故乡苏格兰,然而不幸的是在1987年,里维患上了无法治愈的运动神经元病。次年(1988年),一场纪念赛在埃兰路球场举行,当时里维的身体已经十分虚弱,不得不坐轮椅到场观看。由于饱受疾病困扰,里维的体重下降到了仅50公斤,他只能通过眨眼与其他人交流。
英超联赛
1989年,里维在阿森纳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的同一天去世,享年61岁。
里维的葬礼在苏格兰进行,里维的许多朋友和前弟子都出席了他的葬礼,包括前利兹球员约翰尼-吉尔斯、解说员布莱恩-摩尔等人。前英格兰前锋凯文-基冈也从在西班牙的家飞往苏格兰,参加那场葬礼,但英足总没有派任何代表出席。2012年,里维的一座铜像在埃兰路球场揭幕。
布莱恩-克拉夫(哈特尔浦联1965-67年,德比郡1967-73年,布莱顿1973-74年,利兹联1974年,诺丁汉森林1977-93年)
英超联赛
作为在那个年代最具魅力和最直言不讳的足球教练之一,布莱恩-克拉夫曾带领德比郡和诺丁汉森林两家地方俱乐部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克拉夫执教期间,诺丁汉森林还在1979年和1980年连续登顶欧洲冠军杯。
但克拉夫在执教生涯末期晚景凄凉:1993年,诺丁汉森林降级,克拉夫被迫离任。另外,克拉夫还因为酗酒被许多人指责。
在英国足坛,许多球员和教练曾受酗酒问题的困扰,而对克拉夫来说,酗酒还影响了他退休后的生活。作为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男人,克拉夫最终在孙子斯蒂芬的劝说下戒酒,然而他在2003年被诊断患有胃癌,还接受了一次持续时间很长的肝脏移植手术。克拉夫没有向外界透露他患了癌症的消息,于2004年逝世。
克拉夫在执教球队的二十几年里作风高调,不过退休后他似乎很享受低调的生活。“当你早上醒来,意识到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时,那种感觉真是太棒了。”他说。但也有人透露,自从退休以后,克拉夫的脸色看上去越来越苍白憔悴。
英超联赛
1996年,克拉夫意识到自己对酒精上瘾了,到一家诊所接受治疗。他继续在风景如画的德比郡Quarndon村庄居住,当地人经常看到他在板球场附近遛狗。
克拉夫自己承认,由于酗酒,他没有将多少时间投入自己的其他兴趣爱好,包括烹饪(克拉夫会炖汤)和园艺。克拉夫喜欢栽树,尤其是针叶树。另外,克拉夫还喜欢听好友杰弗里-博伊科特(Geoffrey Boycott)解说板球比赛,或者陪妻子芭芭拉观看电视转播的网球比赛。芭芭拉是一名铁杆网球迷。
随着时间推移,克拉夫逐渐习惯了回到公众视野。1999年,诺丁汉森林邀请他出席全新的布莱恩-克拉夫看台和一块特别的牌匾的揭幕仪式;2001年,克拉夫被授予官佐勋章。诺丁汉也向他颁发了荣誉市民称号。
克拉夫顾家,他和妻子芭芭拉有三个孩子——在妻子的陪同下,克拉夫平静地度过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年。在当时,夫妻俩知道克拉夫已经时日无多,但外界并不知晓。
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东斯特林郡1974年,圣米伦1974-78年,阿伯丁1978-86年,苏格兰1985-86年,曼联1986-2013年)
英超联赛
弗格森曾打趣说,与担任曼联主教练时相比,退休后他反而更忙了。执教曼联期间,弗格森带领球队13次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其中包括两次成为国内联赛、杯赛双冠王,还赢得了两座欧冠冠军奖杯,1999年荣膺三冠王。
2013年,弗格森宣布退休,并从曼联带走了长期为他服务的秘书——弗格森每周都会受到许多邀请,那位秘书会到他位于威姆斯洛的家中,帮他查看和筛选各种邀约。
弗格森喜欢早起,退休后也保留了这个习惯,总是早早起床后制定当天的计划。他在城里仍有一间小型个人办公室。
英超联赛
弗格森曾经在哈佛商学院做演讲,还曾出席世界各地的许多其他商业论坛;2014年,在莱德杯高尔夫球赛开幕前,弗格森为欧洲队发表了一次让人心潮澎湃的演讲。另外,弗格森还主持了欧足联精英教练论坛,并且仍然会观看曼联在主客场的绝大多数比赛——即便比赛在欧洲大陆进行。
作为曼联传奇主帅,弗格森对足球的热爱从未改变。在上赛季的某个国际比赛日,曼联周末没有比赛,弗格森还到现场观看了马科斯菲尔德镇的一场比赛,甚至还在现场与一位赛马圈的朋友偶遇。
今年5月份,弗格森因突发脑溢血入院,好在恢复情况良好。9月份,弗格森在接受手术后首次回到老特拉福德球场观看比赛,所有球迷都起立为他鼓掌。
阿尔塞纳-温格(南锡1984-87年,摩纳哥1987-94年,名古屋鲸八1995-96年,阿森纳1996-2018年)
英超联赛
温格今年69岁,比两位目前执教英超球队的教练年轻(罗伊-霍奇森和尼尔-沃诺克),许多人都觉得“教授”不会在离开阿森纳后就永远退休。
今年夏天,没有执教压力的温格享受了愉快假期,但本赛季他一直住在位于北伦敦托特里奇的家中,等待着电话铃声的响起。
到目前为止,温格尚未得到某家顶级联赛俱乐部提供的合同——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到明年年初,他也许会接受在日本等其他国家执教球队的机会。
但温格并没有远离公众视野。今年10月份,温格参加了前弟子、尼日利亚球员筹办的一场慈善赛。两周后,温格又在另一场慈善赛中国踢了1个小时,与曾经随法国队在世界杯上夺冠的德尚、卡伦布和布兰科等人同场竞技。
英超联赛
在阿森纳主场对阵莱斯特城的一场比赛中,温格低调重返酋长球场,身边只有一名保镖陪同(或许这是为了避免引发现场球迷的骚动)。据称温格拒绝了英国某些电视转播机构提供的解说机会,不愿意评价阿森纳的表现,不过他曾飞往卡塔尔担任解说嘉宾。
“我觉得我已经休息好了,准备再次工作。”温格在前不久说。这事儿很有可能即将发生。
原文来源:每日邮报
上一篇:没有了